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138全讯网_免费足球推介http://www.jimex.net

当前位置: 主页 > 全讯网博彩网 >

车头深扎在了泥浆之中

时间:2012-02-16 14:5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大 中 小 评电视连续剧《破天荒》 电视连续剧《破天荒》存在着篡改历史事实,丑化转复官兵,脱离北大荒实际,乃至背离常理和自然规律等一系列严重问题。 一、 关于“马架子”与转复官兵初进荒原的境遇 该剧开场,剧中人说他们住的是“马架子”。“马架子”确
大 中 小
评电视连续剧《破天荒》
电视连续剧《破天荒》存在着篡改历史事实,丑化转复官兵,脱离北大荒实际,乃至背离常理和自然规律等一系列严重问题。
一、 关于“马架子”与转复官兵初进荒原的境遇
该剧开场,剧中人说他们住的是“马架子”。“马架子”确实是当年转复官兵初进荒原时最普遍的安身立足之物。正因为“马架子”其实只是用树杆、草帘捆绑支架起来的窝棚,低矮狭窄,阴暗潮湿,住在里面相当艰苦。所以,住“马架子”成了当年转复官兵挺时荒原艰苦奋斗的一种标志。然而,《破天荒》中的所谓“马架子”,竟是有墙有顶,有门有窗,宽敞明亮,可以摆进办公桌、椅和单人床等家具的草木结构房屋。把这种房屋称之为“马架子”,是完全违背史实的。而且“马架子”内外,通宵都有电灯。吃的方面,白面馒头“管造”。为迎接山东知青,就有大盆大盆的肉、鱼、粉条等等,极为丰盛。这一切,不要说在当时(刚进荒原一、两个月或稍长一点)的北大荒是“天方夜谭”,就是内地许多偏僻地区的乡村,都难以达到。这种完全不顾史实的编造,恶果就在于完全否定了北大荒当年各方面的极端恶劣环境条件,完全否定了转复官兵们当年所面临的一般人难以承受的艰苦,以及他们的奋斗。所以,这决不是一件小事。
二、关于转复官兵“闹媳妇”成风,以至“军心不稳”、“动摇”、“逃跑”。
该剧伊始就以转复官兵席皮等数人“逃跑”,高大喜鸣枪威慑来制造气氛,使观众一开始就对转复官兵的精神面貌产生误解,对高大喜这一代表人物的粗暴专横、目无法纪、恶劣印象。席皮“振振有词”地说自己“不是逃兵”,但他并没有、也不能否认不论“聚众逃跑”事实。为什么要“逃跑”?剧中的答案就是“闹媳妇”。
大龄男青年要娶媳妇,这是人之常情。问题在于是在什么样的时间、地点和条件之下,会有什么样的迫切程度和表现。当年到北大荒来的转复官兵,大多数是军官。1954年部队实行军衔制后,允许少尉以上军官恋爱结婚。因此,很多人都已有了妻室或恋爱对象。事实上,随同来到北大荒的军人家属就有近万人。更重要的是。刚来北大荒,转复官兵们面临着天翻地覆的转折,一切都还在努力适应,生活条件极度艰苦,基本上没有夫妻正常共同生活的条件,有的军官还曾把带来的妻子送回老家去。因此,绝大多数人不可能有那么迫切地“找媳妇”的愿望与心情。刚刚脱下军装的解放军军官的素质,也决不会让即便有此追求的人,把这种愿望以最低级和粗俗的形式,大喊大叫地表现出来。更没有可能会促使他们采取极端无组织无纪律的“逃跑”行动。所以说,这段剧情是完全脱离北大荒当年实际的无聊编造,是在任何一个农场都不可能发生,是无半点真实可言的。在把这种根本不存在的“低级思想境界”强加在转复官兵头上之后,该剧又演绎了一系列丑化转复官兵的闹剧。诸如:一大群转复官兵,瞪着色迷迷的眼睛,冲着刚起床的山东女支青高喊“学习”、“致敬”口号,把人家吓得以为是见到了一群“色狼”。山东女支青刚到当天深夜,分场领导干部就把人家叫到自己的“马架子”里,跟人家讲什么“怕你这样的好姑娘找不到我这样的好小伙。”问人家“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要觉得好你就坐近来一点。”等等不堪入目的场面,简直把转复官兵从思想境界到行为举止,都丑化到了极点。
三、关于山东支边青年
  《破天荒》自称是“再现北大荒历史”使用了事真实的时间(1958年)、地点(黑龙江)和“十万转复官兵开赴黑龙江”、“六万山东支边青年来到北大荒”等历史上确实存在,且尽人皆知的重大事件为背景和题材。人们自然以为剧中演绎的故事都应该是有基本的历史事实为根据,基本上符合历史的真实而可信的。殊不知《破天荒》恰恰是蓄意篡改了最基本的历史事实,用来编造了一个个根本不可能存在的荒诞故事。这里的要害是关于山东支边青年。
1958年8月29日党中央作出了《关于动员青年前往边疆和少数民族在区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决定》。山东省根据党中央决定,给东三省分配了八十万人指标。其中来黑龙江省的是十二万人。1959年7月,黑龙江省从中分配六万人给密山农垦局,合江农垦局和省属农场。其中不仅有男青年,且有三千多家属户。这些“山东支边青年”是1959年9月才来到垦区的。
《破天荒》完全不顾这一基本的历史事实,把山东支边青年来垦区说成是“老部长”个人为了平息转复官兵的“闹媳妇”风所采取的措施。硬把山东支青说成全是女的。硬让他们提前一年多紧跟着转复官兵来到垦区。然后,闹出了转复官兵急着分姑娘,方春吓跑了冯二妮,黑瞎子会扒了裤子舔屁股,以及席皮救美得良缘等一系列荒唐可笑的假故事。而且要人们相信,这就是北大荒的创业史。
山东支青来到垦区之时,正逢1959年秋雨大涝,垦区搞“大豆为纲”,割豆作业相当艰苦。紧跟着全垦区大修水利,他(她)们大都奋战在水利工地,在简陋的帐蓬里越冬,再接上1960年的春涝和1961年的饥荒,他(她)们在垦区也是吃尽千辛万苦,作出了相当大在的贡献与牺牲。《破天荒》把山东支青来到垦区,描写得轻松愉快,好象是来旅游和专门来嫁人的一样,无论对历史事实和山东支青们在垦区创业开发中的作用与地位,都是有失忠实与公允的。
四、关于转复官兵文化、文艺等等方面的水平与素质
看过《破天荒》前几集的观众,普遍有一个共同反映,就是感觉转复官兵水平太低,素质太差。这不仅是由于剧中渲染的“闹媳妇”成风“动摇”“逃跑”以及在山东女支青面前的种种丑态。而且还由于剧中的某些具体情节和画面。最明显的有如高大喜不识字,和迎支青联欢会上的“节目”表演。
高大喜身为全国闻名的上甘岭英雄连长,至少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个革命的大熔炉、大学校里经受过近十年的教育培养。人民解放军历来重视文化教育。建国后在全军多次开展过扫盲与文化学习运动,每个连队都配有专职的文化教员。而高大喜在朝鲜停战近五年之后,居然还是个“半文盲”。对置身其中并担任分场场长的光荣农场的“光荣”二字,竟也只能说个“面熟”。姜苗苗要教他识字,他又居然不肯学。这一切实在是太不可思议。
高大喜是个典型人物。典型的意义在于他具有最普遍最广泛的代表性。如果他是个极特殊的个别,那就根本不应该用他来讲述当年转复官兵的故事。难道当年的转复官兵果真都是如此的“没文化”吗?!
当年号称十万、实际只有八万多的转复官兵中,排以上军官有约六万人。绝大多数是建国前参军的知识青年,不但有大量的初中、高中毕业生,还有不少人上过大学,学校几乎遍及全国所有的名牌。他们是一个精英荟萃、人才济济的群体。《破天荒》实在没有任何理由和根据,要在观众心目中制造一个当年转复官兵“没文化”的错误印象。
迎支青联欢会上席皮四人表演的所谓“节目”令人作呕。在文艺活动方面,当年的转复官兵中也可说是“藏龙卧虎”。不仅来了很多专业文艺工作者,还有更多具有吹拉弹唱多种技能和表演水平的业余文艺爱好者。当年很多农场都组建了业余文工团(队),分场有业余宣传或演出队,甚至有些生产队也成立了业余演出小分队。一些农场当年末就组织了全场文艺汇演,创作和演出了很多有浓厚的北大荒生活气息和艰苦奋斗精神的好节目。剧中的光荣农场六分场也可能恰恰没有一个真有点水平的业余文艺爱好者,但也不至于非要表演那么粗俗低级的“节目”不可。试想,如果不是让几个小丑去“出洋相”,而是上去十个或几十个小伙子,穿着干净整齐的军装,由贾述生指挥唱一支志愿军战歌甚或解放军进行曲,那真是“雄纠纠、气昂昂”,不是好得很吗?那会在女支青心目中留下多么美好的印象。而指导员指挥连队他唱歌本是解放军的“家常便饭”。要不,请专业歌舞演员姜苗苗上去唱支歌或跳个舞,岂不会更精彩!可是,该剧偏要席皮四人化装成小丑去“表演”什么“东方红开进了咱们农村”。而1958年春夏,生产东方红拖拉机的洛阳拖拉机制造厂还根本没投产。可见有多么荒唐。
    其实,高大喜识不识字,无关全剧宏旨,本来可以不去提它。转复官兵的文艺素养和才能,也很容易用其他形式较好地体现出来。为什么该剧偏偏要搞成这么个令人看了不舒服的样子呢?这难道不是问题吗?
五、关于“潜水挂钩”和席皮之死。
“潜水挂钩”是当年北大荒确曾发生过的感人故事。在老电影中表现过。《破天荒》也编进了这么个情节。但看了觉得有点“东施效颦”的味道。
老电影表现的是:当年3、4月份,转复官兵想要抓住沼泽尚未化透的时机,挺进一座有大量荒地可开的孤岛,全讯网新2网址,一台机车在通过必经的漂筏地段时下陷了,车头深扎在了泥浆之中。为了尽快把车拉进岛去,有一位勇士不顾严寒,忍受了稀泥浆进耳鼻的痛苦,冒着极大风险,钻进稀泥浆中,把牵引钢绳挂在了车头下的钩上,终于把这台机车拉进了岛。
对比来看《破天荒》关于“潜水?钩”的画面,会有几点疑问:
第一,王俊俊为什么会把机车开进水泡子里去?总不至于通过这么深的水泡子是“必经之路”。唯一的可能是她技术不熟练把车开下了道。因此,不是要把机车继续向前拖进,而是要把车向后拖回正道上来。那么,钢丝绳就应该挂在机车的后桥上,没有必要、也不应该挂到车头下的钩上去。车头下扎,后桥翘起来,挂钢丝绳很容易,完全没有“潜水?钩”的必要。
第二,当年“潜水?钩”时是三四月份,北大荒的水泡子底下还有很厚的冻层,水面上有冰碴,因而相当冷。《破天荒》里的陷车时间是中秋节刚过,剧中人都穿着单衣,天并不冷。因此,怕席皮下水冻着,没有依据。
第三,当年“潜水?钩”是钻进稀泥浆中,老电影中挂钩人刚冒上来的画面,曾让观众看了十分感动。而席皮面对的只是浑水而已。他冒上来时,都是像一般游泳者那样用手上下一抹脸,特别是挂钩之后,他又翻身进水捉上来一条大活鱼。他高举活鱼,喜笑颜开,毫无受冻或其他不适之态,倒像是乡村小孩子玩了一个“扎猛子”游戏,怎能视作“英雄行为”?
第四,席皮为什么会死?剧中表明是牵引钢丝绳断裂,断头打在他的脸上而被打死。估且不说牵引钢丝绳一股一股地断了(如画面显示),会不会有那么大的弹力,能一下致人于死。总可以说,这是由于没有选用好结实的钢丝绳,没有待席皮上了岸之后再开始牵引而造成的事故,是完全可以和应该避免的。
综上分析,显然可以结论说:一、根本没有“潜水?钩”的必要;二、席皮并算不得什么克服了多少困难,承受了多大痛苦,冒了多大风险的“英雄”;三、席皮之死完全是一次人为的责任事故,正如贾述生所说:“完全是不必要的牺牲”。
总之,作为《破天荒》全剧中一个最能反映北大荒人英雄气概的亮点情节,却是如此的经不起推敲,实是令人遗憾。
六、关于魏晓兰被方春迷奸致孕,胁迫成婚。
用迷奸致孕的手段来胁迫女性(即便是自己真心爱慕的对象)与自己结婚,实在是极其卑鄙无耻的缺德勾当。这种一般常人想不到的龌龊主意,居然会出自一个北大荒“坐地户”老农之口,(王继善这位受过日本鬼子“劳工”之苦,又在与社会几乎隔绝的荒野乡村,带领乡亲艰苦种地几十年的北大荒“坐地户”老农,本应给人以豪爽梗直、纯朴善良、忠厚老实的关东汉子形象,剧中人却总是让人联想起赵本山的《刘老根》中,那个精于世故、油头滑脑、善使心计、极端自私的“药匣子”。又居然会被一个转复官兵、国家干部、共产党员付诸行动。令人难以置信。这种事,不敢说绝对没有,但可以肯定,出这种主意、干这种事情的人,都是道德败坏、品质恶劣之徒。《破天荒》编出了一段这样的“故事”,实在有损于北大荒“坐地户”老农和转复官兵形象。
这段“故事”其实是极不可信的。任何一个神智健全的成年女人,都决不会被人迷奸几次之后,一点也感觉不到。何况魏晓兰是一个极精明的大姑娘。她决不会在自己连续两个月不来“例假”,有了明显的妊娠反应,并被医生确诊已怀孕三个月之后,才发觉自己被迷奸了。在她心里,对方春的“缺德”行为,不会只是怀疑,而会是百分之百的肯定,她应该对方春回加之于自己的这种卑劣行径及其严重后果,充满痛恨和愤怒。方春拒不认账,反倒打一耙,只会使她更加反感、气愤。她自己并无任何过错和半点亏心之处,怎么会在这种情况下跪地求饶,自欺欺人地编出个“错穿了裤衩”的鬼话来为方春解脱,哀求方春和自己结婚呢?而且,以后一辈子就把这口气咽到底,再也没有想把事情真相弄清楚,全讯网,在后来方春不断辱骂和坚持离婚的情况下,也没有揭破事情真相来反击,以致让自己心爱的儿子方连喜永远都是个“和裤衩生的”孩子。这完全不符合魏晓兰的性格,也背离最普通的生活逻辑。明显是生编硬造。
如果这段离奇“故事”确实存在,那么魏晓兰和方春,就根本不是什么为了各自的政治企图与利益,在政治上互相勾结、互相利用而自愿结合的“政治夫妻”,而是方春使用卑鄙下流的流氓手段,胁迫魏晓兰违心就范的“流氓夫妻”。有人曾把这对“政治夫妻”吹捧成文艺作品中类似“马列主义老太太”那样的经典典型,实属误会。
七、关于1959年用扇刀割麦和乱捆装车
1958年的麦收中,确有个别场队的极个别转复军人,追求收割进度心切,使用过扇刀割麦。
扇刀本是东北农民割草的工具。地道的农民是决不会用来割麦的。因为扇刀重,扇刀撞击麦杆力度大,会使麦粒脱落掉进地里,造成严重的收割损失。当年个别转复军人用扇刀割麦,皇冠走地,“坐地户”老农极不以为然,认为是“闹笑话”。《破天荒》却表现在第二年(1959年)的麦收中,“八家子”的老乡居然也踊跃地去用扇刀割麦。而且,一车一车招来的外地民工(当然都是地道的农民),也都是人人拿着明晃晃的大扇刀。这显然只有不熟悉农业生产的外行人,才会如此臆想出来。是严重脱离生活实际的。,
更令人费解的是,画面中的割麦人,竟是抡起扇刀乱砍一气,把麦子砍得东倒西歪。而捆麦人也不顾头尾,乱糟糟地拦腰一捆,就往汽车上仍。这那里象是收麦子,简直是在糟蹋眼看即将到手的粮食。北大荒割麦常规是要将麦子割倒之后,头尾有序,尽量整齐地捆牢实,先一捆一个立在地里,百家乐论坛,然后集码成垛,待过了些时间,麦子比较干了,才运到就近修建的场地去打场或机械脱谷。《破天荒》画面中被扇刀砍割的麦子,还明显偏青,如此乱捆起来往汽车上扔,真不知道是要往那里拉,拉去如何处理。这样的描绘,对当年转复官兵的生产作业状况,也是极大的歪曲。
八.关于高大喜和公安人员到火车站截栏去京上访来老职工
职工上访,甚至集体上访,在北大荒确实时有发生,并非鲜见之事。但如《破天荒》中领导机关和有关干部的这种处理态度和方法,却可能是绝无仅有。
高大喜穿上旧军装,挂上各种军功章,纪念章,拿着被战火烧焦的锦旗,大喊大叫地让上访职工从他的身上踩过去。看了令人哭笑不得。只觉得他是在上演一场过于滑稽的闹剧。正如后来他自己表白,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只是扮演了一个十足无能,只会装象的“搞笑人物”。北大荒有这样的农场场长吗?
那位拿着喇叭大喊大叫“违法”,企图用“抓人”吓唬住上访职工,最后被贾述生顶斥得灰溜溜的公安人员,也在这里扮演了一个近乎小丑的角色。
北大荒农垦系统从1976年起,建立了各级比较完善的信访机构。各级党委都非常重视信访工作。到《破天荒》表现这一情节的八十年代,已经积累了相当丰富的信访工作经验。对于进京上访。集体上访,当然是不赞成和要尽可能制止的。但关键是要认真做好政治思想工作,切实解决上访职工的实际问题,把矛盾缓和,化解在基层,但绝不容许以简单粗暴的态度和方法对待上访职工。《破天皇》中的那位局长听说有职工要集体上访,不是首先指示信访干部立即到现场去了解情况,进行劝阻,做好工作,解决问题,而是气急败坏地马上给“公安处长”打电话,只想动用专政工具去对付上访职工群众。这是不合逻辑的。可是肯定地说,北大荒的农垦局(总局),绝对没有任何一届局长有过这种抛开信访部门,直接下令动用专政工具对付上访职工群众的事;也决没有一届局长会这样做。
九.关于农垦法院公开庭审高大喜状告贾述生
这也是一场十分荒唐的闹剧
人们首先会问,高大喜究竟以什么罪名起诉贾述生?听他的律师发言,只是说合同没写明执行时间,应当无效,。还说了一条“光荣农场现在库里没有大豆”。这纯粹是一番为己辩解的言论,根本不是原告方应有的指诉和追究对方责任的内容和口气。那么农垦法院凭什么受理立案?这么快开庭公审?高大喜在法庭上耀武扬威,胡乱发言,根本不把法律的尊严放在眼里。并且,闹出公然和自己的律师“唱对台戏”的笑话。不等法官说话,就要抬腿走人。他究竟想来干什么?可笑的是那位女法官,还毫无原则地一口一个“老领导”地哄着他。当贾述生提出和解方案,并被高大喜以“咋不早说”的轻飘语调表示接受时,这位女法官还说什么要由她来“宣判“,如果这桩诉讼能够成立,本应该首先力求庭外调解(事实证明很容易调解)这位法官却如此轻率地开庭公审,百家乐群。人家自行和解了她却还要“宣判”,不知她究竟想如何“判决”。如此一场形同儿戏的莫名其妙的“官司”,难道不是一场闹剧吗?
这场戏,连同运用公安人员对付上访职工,白小姐开奖结果,极容易让观众对北大荒农垦系统的“公检法”产生诸多误解。无异于在垦区“公检法”队伍的脸上抹黑。
十、关于若干明显背离常理和自然规律的具体事例
1、席皮死在中秋节的第二天,即应在公历九月末或十月初,光荣农场秋收都已结束。李开夫在他死后若干天才携对象回场,却在一片金黄的麦田里欢呼雀跃。
2、席皮的追悼会是在“马架子”分场部举行的。时隔仅一个多月,举行集体婚礼的分场部就变成了墙皮斑驳的旧瓦房。
3、原说是用“塔头墩”盖的简易“鸳鸯房”,可李开夫的新房不仅里外两间、宽敞明亮,还红油铺地面,绿漆画墙围,比七十年代初的农场职工居住条件还好。
4、姜苗苗1958年12月末结婚,1959年8月麦田分娩,分明是个不足月的早产儿,却长得又白又胖。
5、马春霞麦收中难产而死,应在八月上中旬,新坟前的墓碑上却写的是9月11日。
6、高大喜领导的光荣农场生产经营不善,职工集体上访,各种问题成堆;方连喜去接任时,墙上却挂着“双文明先进农场”奖旗。
7、总局局长找高、贾等谈话时,办公室贴着江泽民总书记来垦区视察的宣传画。江总书记2000年8月来垦区视察并题词,是国人尽知的重大历史事件,时间是不容任意篡改的。如此算来,贾述生应已年近七十,姜苗苗早已过了六十岁,都早该退休,不具备提升任职的年龄资格。
通过以上剖析,可见《破天荒》确属粗制滥造,问题丛生,漏洞百出。在央视上映,不唯不能让全国观众真正了解北大荒人,特别是以十万转复官兵为代表的老一代北大荒人,历尽千辛万苦,作出重大奉献牺牲的艰苦创业历程,不能正确了解北大荒各方面的真实情况,反而可能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解。这对弘扬“北大荒精神”毫无俾益。是真正的北大荒人所不愿看到而深感遗憾的。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